和田市论坛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甜芦稷和田鸡鼓 [复制链接]

1#
北京治白癜风最好的医院在哪里 http://news.39.net/bjzkhbzy/170211/5218824.html

最近朋友圈里不少人在晒甜芦稷,瞬间勾起了我童年的回忆。

小时候条件差,所以自家种的甜芦稷就成了我们农村孩子,秋季吃得最多的"水果"。我们那时还把甜芦稷剥去叶子,当作玩耍的"金箍棒",有时还当竹马骑,与小伙伴们互相打闹。

小时候走进农村田间地头,随处可见那一丛丛甜芦稷高举红红的穗缨,随风飘舞。它是高粱的变异品种,幼时的我是傻傻分不清的。吃起来像甘蔗,甜津津的。不,比甘蔗更清甜。???芦稷的甜,比较清爽。只要吃过一次芦稷,便忘不了它的清甜。

那时大人先用刀将整根芦稷砍成一节节,我们吃的时候一般是用牙齿咬住顶端,将外皮轻轻拉下,就可以直接吃了。吃芦稷最要小心的就是撕芦稷皮,这种撕皮方法也是有技巧的,不然一不小心,似篾片般锋利的芦稷皮就会将嘴巴或手指划出血。笨笨的我就经常中招,可甘甜中这点痛算什么,还是阻挡不了我对卢稷的喜爱。物极必反,直到有一年,我吃了很多甜芦稷后就再也不吃了。

我有个堂姨妈住在江防永胜七队,姨妈善良能干,勤勤恳恳一辈子。她女儿黄翠萍比我大一岁。她家门口种了好几排甜芦稷,我们常常闻香而去。记得那年放学回来,书包一扔,我和翠萍几个人就跑到田里找芦稷。芦稷成熟时,个头相当高挑,有三米多高吧。我们看到顺眼的,就把芦稷放倒,然后每人一根扛或拖回家。等不及找大人砍成一节节,自己徒手把头梢弄断,根弄不断,就连根拿在手上。撕掉叶子,就迫不及待地用牙齿咬皮。嘴巴和手常常划出血,可还是乐此不疲。

不知道是不是天天贪吃甜芦稷,吃了太多,之后我得了田鸡鼓。半个脸肿了,疼的我眼泪汪汪。后来父亲就带我去找翠萍爷爷,那时候永胜大队的好多家长都带着小孩去找爷爷的。然后爷爷就用毛笔沾些墨汁在耳朵下方一边画一边念着什么,几天后就好了,很神奇的。爷爷慈眉善目、温和儒雅,我们小孩都喜欢他。至今都记得爷爷画圈圈时那清凉的感觉,疼痛立刻减轻了。

爷爷叫黄锦凤,人如其名,他不但看好多书,而且心灵手巧(会编各种竹器之类的东西)。他在我印象中是无所不能的,什么都会。黄爷爷小时候家里条件不错,他年出生,上学上到八年级(那个时代的,也不知什么级别)。黄爷爷成家以后买了几十亩地,然后充公了。黄奶奶早逝,我姨妈都没见过她婆妈。爷爷的经历很传奇,一个富家少爷,后来被生活所迫,学会了许多生活技能。但他心态平和,看见人就笑,说话从来没有高声的。

甜芦稷的空穗可以扎成扫帚或洗锅碗用的刷子。黄爷爷不光会扎这种扫帚刷子,他还会编晒席。听母亲讲,我家过去用的两个晒席都是他编的。我也记得小时候他在我家编各种东西,他因为耳朵听不见了,我们都叫他聋子爹爹。

(我之前用这废弃的晒席拍了个抖音)

得了田鸡鼓后,幼小的我对甜芦稷就有了阴影。自此再没吃过。

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话题#个上一篇下一篇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